心不静

[不指定 2016/05/12 16:42 | by makara ]
前段时间,琳琳写书法明显有点浮躁,感觉她无法静下心来,自然也没有多少进步。
我也没有着急,也没有催促她,只是在旁边静静看着。

前几天她再写字,突然又找到感觉了。然后她自己说:“前段时间觉得太烦了,现在觉得好些。”
我问她烦什么,她说:“还不是张xx同学老是烦我。”
这位张xx同学,我也清楚其让人头痛的程度,只能对琳琳同学报以无限的同情:“再过一个多月也就毕业了,以后也基本见不到了。”
在此我也不想去评论这位同学如何,毕竟教育孩子是人家自己的事情,外人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。
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,我们能做到“独善其身”,已是不易。


5月

[不指定 2016/05/10 16:04 | by makara ]
一转眼又是五月份了,离琳琳小学毕业不到两个月了。
在小升初尘埃落定时,扑到眼前的是对未来中学生活的不安和迷茫。
然而我知道,任何的担忧都是没有用的,唯有一如既往、坚定地走下去。

临近毕业,孩子们也有一些焦躁,似乎很难安下心来。
最近给琳琳制定的学习计划,平时她倒很认真执行,做好学校作业,就把家里布置的内容完成掉。
周末她就有些散漫,我催促过几次,也觉得自己太烦,后来也提醒自己少点唠叨、多些理解。

空闲时我翻看了五年前琳琳刚入小学时的日记,那时候我也是对未来怀着不安和担忧。
然而一步一步,我们也这么走过来了。

看到当时一篇日记里转的一句话,继续转来,以此自勉:
绝大多数人,在绝大多数时候,都只能靠自己。没什么背景,没遇到什么贵人,也没读什么好学校,这些都不碍事。关键是,你决心要走哪条路,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准备怎样对自己的懒惰下手。向前走,相信梦想并坚持。只有这样,你才有机会自我证明,找到你想要的尊严。

四月底

[不指定 2016/04/25 08:49 | by makara ]
一转眼就是四月底了,仔细一想,不到两个月时间,琳琳就要小学毕业了。
琳琳叹气说:“我一直觉得我才四岁……”
有时候她在家里撒娇打滚,我也只能叹气说:“你真的要上中学了吗?”

最近几次学校的数学卷子,琳琳的计算经常出错,计算错误可以说是粗心,但归根结底还是基础不扎实。
上周我和琳琳商量,除了完成学校的作业,还是要复习巩固,五月底有区统考,六月中有毕业考,暑假里可能还有中学的分班考,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太松懈的。
琳琳同学也感受到了升学带来的压力,对我的建议表示同意,于是我们先商量了一周的学习计划。
每天晚上作业后,背几个英语课本中的单词、读一下课文,时间多的时候做一张数学卷子,时间少就做一页口算题,每周写一篇日记。
我把每天需要完成的内容写下来,贴在墙上,完成一条就划掉一条。只要每天的计划完成,多余的时间她阅读、画画、手工都可以。

从上周实行的情况来看,琳琳完成学校的作业后,就主动把家里布置的任务完成,晚上她还是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。
在毕业之前,先按照计划这样实行着吧。

上周

[不指定 2016/04/18 08:37 | by makara ]
上周,我和琳琳都感冒了。琳琳还发了烧,吃了一次退烧药,也就没有再烧上去。

上周,还经历了一次惊魂事件,琳琳吃鱼的时候被鱼刺卡了。因为不知道鱼刺有多大、卡得有多深,她又哇哇大叫,我们只好去医院。
我们先打车到了儿童医院,一路上她说喉咙痛,无法咽口水,只好拿一个塑料袋接着口水。这娃还把塑料袋的两个提手挂在耳朵上,这个时候都不忘瞎搞搞啊。到了医院已经是晚上六点了,前台的护士说:儿童医院晚上没有五官科的,你们赶紧去汾阳路的五官科医院吧,去晚了都是排队拔鱼刺的。
我被她这句“排队拔鱼刺”雷得外焦里内,赶紧又带着琳琳打车去五官科医院。所幸两家医院离得近,这个时间段也不堵车,很快就到了。

到了医院,前台的护士问怎么了,我说吃鱼刺卡了。护士很淡定地给我一张单子填,估计是见多了。
进了诊室,果然……大人孩子排队拔鱼刺的盛景,我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!

轮到琳琳看了,医生看了一下喉咙说看不到啊,要么卡得比较深,去做个食道钡餐看看。
然后我们去放射科那边,医生叫我在外面等。我边等边想,钡餐,那就是要喝一杯硫酸钡了,这娃平时吃稍微苦一点的药都不肯,这钡餐喝得下去吗?
过了一阵子,医生把门打开,对我说:孩子吐了,带她去洗洗吧。
我朝里面一看,妈呀,满地都是吐的白花花的钡餐……我看医生表情镇定,也没有要家长把地板擦干净的样子,我赶紧带着琳琳逃走了……
到了卫生间一看,脸上、身上、鞋子上都是白色的黏糊状物体,拿着纸巾擦了好半天。

琳琳控诉道:“刚开始医生给我一杯白色的东西,我还以为是牛奶呢,心想是不是医生检查之前先给杯小饮料安慰我一下,我就喝了一大口!没想到那么难喝,我实在忍不住就吐了。”
我被她这句“安慰的小饮料”笑喷了……

后来我们把检查报告拿给急诊的医生看,她说也没有看出明显的鱼刺,要么再观察一下,如果明天还痛就再来。
这时候琳琳觉得好多了,吞咽也没问题,只是说喉咙还有点痛。我们到对面的便利店里买了牛奶和面包吃了,她也吃得很正常。
吃完后我们打算回家,她突然说好像鱼刺出来了,我拿出手机一照她嘴巴,还真看到一根鱼刺扎在喉咙上。然后我就用手把鱼刺拔了出来。
这是一根又细又长的鱼刺,一拔掉,琳琳就说:舒服了,一点都不痛了。
我们想了一下,有可能这鱼刺一开始卡得比较深,然后吃钡餐吐了,把刺带出来了……
不管咋样……折腾了一晚上这事情总算解决了。


关于画画这件事

[不指定 2016/04/12 09:41 | by makara ]
最近,琳琳的画画老师和我聊了很多。
琳琳从四岁起就在她那儿画画,如今已经七年多了。能从那么小开始、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的孩子,其实也没有几个人了。

老师说,想给琳琳换个班级。一开始我也没多想什么。
后来她说:琳琳在小学生的班级里,已经是画得最好的一个。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见得你好,由此引来了无端的嫉妒。所以就想把她换到中学生的班级里,那个班的孩子都比她大好多,她在那个班级里就不会显得太冒尖。

琳琳的画画,除了每周去上一次课,她平时在家里也就很随意画画、做手工,从未在这件事上投入多少精力。
而我在人际关系方面向来迟钝,所以我真的没有想过,有朝一日,她会遇到遭人嫉妒之类的事情。
而老师既然这么说了,我也提醒自己注意起来,换班确实是一个避开矛盾的好办法。

最近的画

[不指定 2016/04/11 09:10 | by makara ]
许久没整理过琳琳的画了。
记得琳琳小时候,我整理图画可积极了,她每画一张,我就及时拍照留存。如今我真是愈加懒惰了啊。
而懒惰的好处是,有阵子没密切关注她的画,再一看,突然就觉得进步好大。

感觉她又跨过一个瓶颈,到达了新的领域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四月

[不指定 2016/04/05 12:45 | by makara ]
一转眼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四月了。
清明假放假三天,我们没有出远门。
琳琳说:“我就待家里写书法了!”
于是她就写了一首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的诗……

琳琳平时练书法的时间并不多,除了每周二晚上的课,每周能抽出两个小时练习一次已经是极限。倒是琳琳她妈我,练得比娃勤快多了。
但是她现在写书法的心态很好,虽然最近进步不快,但是我也觉得满意了。
画画么,她不愿意画素描,老师也没有强迫,说素描晚点学没问题,于是老师决定教她画油画。

如果都能这般岁月静好,无纷争困扰,那该多好。
分页: 14/255 第一页 上页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